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i | 8th Sep 2010 | 一般 | (73 Reads)
夜已深,深深的黑暗延伸出妖豔的觸角,空中散發著暧昧的花香,瘋狂的的思念遞深出的孤獨誘發著離人迷醉的頹廢。在這樣的深夜,疼痛是一種思念的情緒無限延伸,憂傷像幽靈一樣作為寂寞的隨從。是呀,寂寞在左岸,憂傷在右岸,愛著你的彼岸是傷痛,情依依,淺唱低吟,轉身,卻無法走遠。

很多我們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事情,也許就在我們念念不忘的日子裏,或許就在此刻,淡淡的,被我們遺忘在腦海深處

一個人躲在房間,不願再去做勞心的瑣事,也不願再受拜訪者的侵擾,只想一個人全心全意地、奢侈地享受著你給的這份得天獨厚的寂寞,任安寂的翅膀在狹小的室內揮展那顆死了已久的心,還不斷增長了它在獄的期限!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是恨、還是愛(我自己也不知道了現在)!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