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i | 6th Jun 2009 | 一般 | (41 Reads)
好久沒看電影了,之所以選中這部,不是因為《貧民窟的百萬富翁》血洗了奧斯卡,而是因為四月的電影院照例乏善可陳,連前來看電影的美女都稀疏了很多。說句老實話,我這個人的興趣愛好非常之窄,對奧斯卡沒興趣,對貧民窟沒興趣,對百萬富翁也沒什麼興趣——如果是百萬富婆或許會稍稍對我的口味些。

我對印度也沒興趣。十幾二十年前,寶萊塢曾經在中國大行其道,我經常看到壯碩黝黑的男人和同樣壯碩黝黑的女人在熒幕上唱唱跳跳,弄得我以為這個不幸的國家還停留在古代,因為據我的經驗,只有古代的人沒事才咿咿啞啞地唱來唱去。後來才有點明白,咿咿啞啞唱來唱去的不是古代,是中國戲曲片。

這幾年印度在全世界都很紅,因為它有歷史,有文化,有宗教,有人口,有離岸外包業,有令人側目的GDP,當然還有貧民窟和富人區——如果你把上句話的主語置換為中國,基本上也說得通,除了得把離岸外包業換成垃圾輸入業。

當然,中國的神奇之處在於,貧民窟跟秘密軍事基地一樣,都是隱形的,不但外國人看不到,很多中國人自己都看不到,時間長了,大家也都愉快地忘記了。

比方說吧,電影裡有夥黑社會專門把小孩弄到一塊兒,給點飯吃,然後讓他們去乞討,為了提高單個小孩的投資回報率,令人髮指地弄瞎他們的眼睛……這是電影中最悲慘的一幕,這也是誰都應該詛咒的超級罪惡。看完電影,你暗自感慨著印度的落後,然后買支冰淇凌,在繁華的都市中平復心境,走了幾步,就有幾個千奇百怪殘疾的孩子拉著你的褲管,求叔叔阿姨好心施捨——現在,你相信他們的殘疾都是父母基因缺陷造成的嗎?

所以說,這部電影如果換成在中國拍攝,基本也能成立。當然,國內是一定禁映的,而且外交部發言人會驗證抗議,並代表中國人民表示感情深受傷害。

對貢獻過《猜火車》的丹尼·鮑爾來說,拍這部電影並不為展現真實的印度。對任何一個創作者來說,不管創作什麼作品,必然都是主觀的,無須對真實負責——比方說我,就不對這個博客所述任何事件的真實性負責,儘管我不是創作,是瞎謅——我們也不會傻到以為真實的印度就是貧民窟、泰姬陵、黑社會、印度版《開心辭典》和男版王小鴨的疊加,就像我們不會傻到以為真實的中國就是高樓大廈、新興富豪、新聞聯播、春節聯歡晚會和全球金融危機救世主的疊加。這部電影之所以不一樣,是因為它別出心裁地採用了電視問答遊戲的面子,而骨子裡訴說的還是愛情,其中又表達了勵志的訴求,最後打成一個漂亮的包裹,蓋上“印度”二字發到美國,再通過美國的強勢營銷,銷往世界各地。

據我所知,這部電影其實還有一個內幕,它原來是一則廣告。當初印度看中國有部《開心辭典》很紅,就炮製了一檔類似的節目,為了擴大節目影響力,決定拍一部宣傳片,本來邀請了搞宣傳片很有經驗的張藝謀來執導,老謀子匆匆提交了一個叫“印象•開心辭典”的方案後,被緊急徵調去搞國慶放煙火晚會,這才讓丹尼·鮑爾乘虛而入。現在我們發現,中國人喜歡美化,英國人喜歡醜化,都跟真實沒什麼關係。

這部電影,惟一讓我看得開心的,是片尾那段歌舞,真正好聽得不得了。寶萊塢搗鼓了這麼多年的歌舞片,但最好聽的音樂卻出現在一部英國電影裡。不過這也不奇怪,中國搗鼓了這麼多年的中國風,但最好看的中國風情卻出現在《功夫熊貓》裡。可是這段動耳悅目的歌舞又跟電影的內容和基調毫無關係,這方面有點像中國發生的事,無論多大的災難到最後都可以轉換為一種偉大的精神。還是那句話,不要期望從電影裡看出什麼真實來,商業片明擺著騙人,藝術片藝術地騙人,都不能當真。